<form id="4ykdr"><ruby id="4ykdr"></ruby></form>

<button id="4ykdr"></button>
    1. 您好,欢迎来到国学教育网! 登陆 | 免费注册
         微信
      ?今日:2019年 10月 08日 星期二 农历: 己亥年九月初十
      张国刚品读《资治通鉴》:曹魏衰亡只因格局太低?
      发布日期:2017-10-09  点击数:855

      曹丕称帝

      今天我们讲曹魏的国运。

      公元220年初,曹操(155-220)在洛阳逝世,世子曹丕(187-226)继位,十月汉献帝禅让,曹氏取代东汉,建立大魏政权,史称曹魏,这是三国历史纪年的真正开始。

      三年以后,刘备(161-223)于称帝后去世,孙权(182-252)在这些魏蜀元老去世后,又统治了大约三十年。我们知道,最后三国是统一于西晋的,为什么最强大的曹魏,没有把三国统一,最终冒出一个西晋?下面我们来讲讲曹魏的国运。

      魏文帝曹丕

      魏文帝曹丕,曹操的长子,据说与弟弟曹植争夺过太子之位,《资治通鉴》也这么记载。所谓《七步诗》,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就是讲他们兄弟争权的。其实他不光跟兄弟争权位,而且还争老婆,当初曹操打败袁绍(?-202)之时,儿子袁熙的媳妇甄洛,据说三曹(曹操、曹丕、曹植)都感兴趣。最后曹丕先得手,据说曹操来晚了,很遗憾。还有传说,甄妃死后,曹丕曾把甄妃的玉镂金带枕,送给曹植,他看出曹植的《洛神赋》(此名是曹叡所改)就是为甄妃写的。

      七步诗(资料图)

      曹丕这个人,很有文学天才,一篇《典论·论文》流传千古,但跟他父亲比,格局却是差了许多。曹丕继位以后,报复性很强,过去得罪他的人,不管曾经有多大功劳,他一定要想办法置之于死地。

      《资治通鉴》给我们举了两个例子。

      先举一个冤杀鲍勋的例子。鲍勋是曹操的莫逆之交鲍信的儿子。这个鲍信可是有名了,在公元190年年初,当关东各军在袁绍的旗下联合起来讨伐董卓的时候,鲍信也参与了,当时他最看好的就是曹操,向着曹操。可是,力主追击董卓的曹操,部下五千人马被董卓部将打散了。加上关东军内部不睦,董卓西逃长安(现西安),关东军也作鸟兽散,各人各抢地盘去了。曹操在袁绍的支持下,191年,出任东郡(今河南濮阳)太守,其实手下没有什么实力。

      曹操的转机出现在192年,鲍信当时在山东,协调各方关系,征得各方同意,请曹操去出任兖州牧,因为兖州刺史刘岱在与黄巾军的征战中战死,曹操有了自己独立的地盘。他到了山东以后,就有了自己一个发展基础。荀彧也是头一年离开袁绍跟随曹操走的。

      当时兖州最大的威胁是黄巾军遗部,青州的黑山军,在跟黑山军斗争当中,鲍信不幸战死。曹操后来搞定了黑山军,从此他就有了自己发展的军队基础,从中选的精兵也有三十万。所以说,鲍信真正是跟曹操患难与共,既是知己又是功臣。那么这样一位功臣之后的鲍勋,是怎么得罪了曹丕,犯了什么重大罪过,而被杀害的呢?

      曹丕当太子的时候,他的小舅子,就是他的正妻郭夫人的弟弟犯事了,正好鲍勋是管司法的,受命处理这个案子。曹丕为妻舅求情,鲍勋当然还是依法办事,没给太子这个面子,曹丕怀恨在心,这是缘由。

      曹丕继位后,鲍勋多次直言极谏,史书上讲“帝益忿之”,更加气愤了。本来就结下了梁子,我当太子的时候不给我面子,现在我当皇帝你又说三道四。曹丕心里很不爽。

      鲍勋讲真话,提意见,其实如果曹丕是个英明的君王的话,他应该对鲍勋的正直大加褒奖才对啊。鲍勋是个正直大臣,并不由于你是太子,他就枉法,为自己留个后路,也不由于你当皇帝,我就阿谀奉承,有明君才有诤臣嘛。可是曹丕根本没有这个心胸,只是更加痛恨鲍勋。

      那找个什么借口呢?曹丕在征讨东吴的时候,没有任何斩获,回军途中驻扎在陈留(今开封附近)。陈留太守孙邕,来见皇帝,见过皇帝后顺道去看看老朋友鲍勋。军队驻扎要立营垒的,这是最基本的治军的路数,不能松松散散就住下来,你得有营垒,比如帐篷、壕沟,这样子才够安全,便于埋锅造饭,防止敌人的偷袭。但是当时营垒还没有正式做成,只插了一个界标,这个地方是大道,这个地方是营垒,那个地方挖壕沟,就是地下画了点什么,大概就是这个样子。

      这个孙邕抄小道,他斜着走,穿过了地上画的营垒范围。军中有管司法的,就要调查他,报告到鲍勋这里,鲍勋打圆场说,这个沟壑营垒还没挖成,就是做了一个记号,你就不要弹劾了。这个事情让曹丕知道了,勃然大怒,下令交给司法部门处理,廷尉说判刑五年,另外也有审核此案的官员提出异议,说这种情况只能罚款,按法律的规定,要罚金二斤。曹丕大怒,犯这种罪还能活?你们公然放纵他!把这些说款监察官,交给廷尉处置,说他们徇私枉法,审判后把几个人都一坑埋了。

      这件事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!你说一个当地长官,穿了一下这个地上画了一些印记的营垒,没有绕着走,鲍勋只是说了一句不值得法办的话,居然就被判死刑。所以当时的高官呢,包括钟繇、华歆、陈群、辛毘、高柔,纷纷上疏说请看他父亲面上,给鲍勋宽恕,皇帝不许。最后廷尉不奉诏了,这个廷尉就是高柔,不听从诏书。皇帝很生气,说高柔,你到我这来一下子,把高柔调开以后,直接派人到廷尉府,不经完整的司法程序就把鲍勋杀了。

      这个小心眼曹丕,由于他当太子的时候,他的小舅子犯罪,人家鲍勋执法严格,他怀恨在心,这点小事就把人给杀掉了。

      下面再谈第二件事,看过三国演义的都知道,有个大将叫曹洪,差点被杀死了,最后幸运没死,被“双开”了。他又是怎么得罪曹丕的呢?

      曹洪勇救曹操:“天下可无洪,不可无公”

      曹洪这个人很有钱,史称家富而性吝啬。曹丕在东宫当太子的时候,有时手头拮据,曾经向曹洪借钱,借大概一百匹绢这么多钱。那时候绢是可以当钱用的,史书讲曹丕“不称意”,也许是利息太高了,也许借的时候态度不好,反正“不称意”,曹丕就恨他。我们知道曹洪除了《三国演义》中讲的那些战功外,曹洪功劳最大的是,救过曹操的命。190年年初,关东联军讨董卓,曹操带着五千人去追董卓,在汴水附近,被董卓的军队打败,曹操也负了伤,丢看坐骑。曹洪对曹操讲,天下可以没有曹洪,不能没有你曹操,于是把他的马让给曹操,催促曹操赶紧骑马逃走。

      曹操心说如果不是曹洪把他的战马让给我,此刻我已经命丧吕布戟下了。

      曹操有两次由于别人给他马得以逃命,这是第一次。第二次是后来收编张绣的时候,因为他跟张绣的婶子搞在一起,张绣觉得非常生气,你不是欺负我嘛,张绣觉得受侮辱了。本来已归附曹操,这时候突然向曹操发起进攻,当时典韦在门口守着,典韦就在这次张绣的突袭当中,死于乱军之中,由于他争取到时间,曹操才有可能穿着衣服逃跑,他大儿子曹昂,把马给了他,曹操才得以逃走,最后曹昂就死在这次变乱当中。

      由于太子曹丕借钱,借的不如意,恨之。等他到继位以后,找机会,找曹洪的麻烦,最后找到曹洪的家人犯法,下狱当死,舍客犯法,他居然让曹洪去死,群臣都救,说曹洪是老革命,立了多少功,不能就这点小事就判处死刑,不听,坚决要处曹洪死刑。

      最后是曹丕的妈妈气不过,她责怒他的儿子说,梁、沛之间呢,非子廉(子廉是曹洪的字)哪有今天?但是曹丕听老婆的,郭皇后,就是郭女王,女王是她的名字,这个郭姑娘的爸爸够狠,给女儿起个名字叫女王,她跟郭女王说曹洪今天死,我明天就让皇帝把你给废了。看来这个事跟跟皇后有关系,你看鲍勋那件事也是,跟小舅子有关系,我估计曹丕觉得,在老婆面前没面子。当初鲍勋死了,小舅子犯法,去说情没结果,现在借钱,太子要借钱,(太子借钱这事很有意思,说明这个人家曹家呢,还是有点法律的,太子也不是胡来了,还去借钱)受到委屈了,现在就要把曹洪处死,也许这个事跟老婆有关系。

      所以婆婆这么说,这郭皇后就哭着跟丈夫求情,就算了,乃得免官,削爵土,保住一命,免官免爵,双开了。

      你看这两件事,其实都是生活当中的小事,可是曹丕却利用自己帝王的权力来报复,他的格局可见一斑,这点比他父亲差远了。

      格局有别

      其实曹操格局也是有变化的。

      曹操当初在兖州的时候,他想把老爸接来,结果在接来的路上被杀了,到底是盗贼由于贪财把他杀了,还是陶谦为了谋财害命杀的,历史上有两种不同的记载。曹操的父亲曹嵩应该是有很多钱,据说有几十车财物,他本来是个部级干部,跟他那个当宦官的爸爸曹腾还有关系,曹嵩后来花了钱买了一个太尉,东汉末年不是花钱买嘛,所以他的钱不少,还带着那些年轻的小妾一起,最后死于非命。

      曹操大怒,他最后去征讨徐州,鸡犬不留,他想拿下徐州的政治目的可能有的,但是他为父亲报仇不顾一切也是真的,所以他鸡犬不留,不像当个天子、王者之师的样子,所以激起了兖州的叛乱,兖州当时守官陈宫他们就背叛了。

      其实这就是曹操当时,私人的感情跟整体利益产生矛盾,他搞不清楚,就是他当时还没有更大的一个格局。所以他差一点把根据地都丢了。后来顶住了,把吕布打败了。

      到196年,他迎汉献帝。这时候曹操有一个明显的改变,他以治国平天下自居,他对未来有更高的期待了。当张绣之变,要攻打曹操,曹操落荒而逃,他儿子把马让给他,结果儿子和大将典韦都死了。在官渡之战之前,当贾诩劝张绣投奔曹操的时候,曹操居然放弃前嫌,接受了张绣的投降,还跟他做了儿女亲家。

      曹操这时候,已经把私人的恩怨都放在一边了。当时贾诩劝张绣投奔曹操的时候就讲,为大事者不计小怨。志在天下者不会计个人的恩怨,你去投曹公,会彰显曹公宽厚的美德,他会接受你的。

      兖州之变中背叛过曹操的很多人,曹操都能够根据具体情况,加以宽待,就是他要争取最大的可能性,把这些人团结起来。官渡之战之后,他发现在袁绍军营里,有很多他手下人,给对方写的效忠信,他看也不看,当场烧毁,说袁绍强大的时候,我都保不住命在何方,何况他人乎,别人有一点留后路的想法,咱不要计较。

      所以从曹操的这个格局,彰显出他儿子曹丕这方面呢,心眼儿太小。

      曹丕的这个问题,还不是最典型的,在接班人的问题上,他也有问题。曹丕从公元220年10月登基,公元226年去世,也就六年的样子,他一直没有立太子。他不是没有儿子,只是他那个宠爱的郭皇后是没儿子的,而当初他即位以后,被他无缘无故处死的甄妃是有儿子的,儿子叫曹叡。

      《资治通鉴》这样讲,是曹丕让郭皇后抚养平原王曹叡,做她的养子。过去这样的事很多,正宫或者是正妻没有孩子,就在他丈夫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里边找一个,做自己的嫡嗣养子。但是因为甄夫人是非正常死亡的,所以他没有立他为嗣,而且还有一些别的可能性存在。

      资料图

      但是曹叡这个人侍奉母后非常谨慎,处理得不错。据说有一次,曹叡跟爸爸曹丕,一块去打猎,看见母子两个鹿,曹丕一箭把这个母鹿射死了,向儿子说你快射那个小鹿,没想到曹叡哭了,陛下已杀其母,臣不忍再杀其子,皇帝当下放下弓矢,恻然。是不是这个表示曹丕对甄妃之死有点歉疚呢。

      现在曹丕病重了,我想心眼儿小,可能命就活不长,他爸爸活到65岁,他才四十多岁就病得很重,这时候才立了曹叡为太子,曹真、陈群、司马懿,受遗诏辅政。

      史家是这么评论曹丕的——《三国志》的作者陈寿,像老师给孩子写评语一样说:文帝天资文藻,下笔成章,也就说文采有天才,下笔成章;博闻强识,才艺兼该,就是有才艺,多才多艺,承认文帝聪明,承认有文采,承认会写文章,但是下面再加上一句:如果大度一点,公平一点,志向高远一点,胸怀广博一点,那么他离古代的贤主就不远了。(若加之旷大之度,励以公平之诚,迈志存道,克广德心,则古之贤主,何远之有哉!

      曹魏之弊

      曹丕对自家人防范很深。这种防范,如果与总结历史成败得失结合在一起,就会显得特别的理直气壮。

      东汉怎么亡国的呢?

      第一,外戚宦官专权,曹丕针对性的措施是从此以后宦官官级不得超过署,署就是相当我们今天司局的干部,也就是不能超过司局级干部。群臣不得向太后奏请事情,就说太后不能有权力。后族外戚之家不能辅政,而且也不得受分封。

      第二,地方割据问题。东汉虽然没有同姓藩王的问题,但是汉末那些地方州牧的权利很大,导致东汉中央朝廷不振,所以曹丕做了一些制度上的规定,这些规定主要是吸取东汉亡国的教训。

      曹魏政权如此短促,就被司马政权取代了。那么,曹魏是如何灭亡的呢?

      我前面讲了,曹丕为了革除东汉政治弊端,巩固中央皇权,第一限制后党外戚的权力,第二限制内廷宦官的权力,第三限定藩王的权力,曹家子弟得不到分封,限制他的政治和军事权力。但是皇帝不能自个儿掌大权,必然要辅弼之臣来襄助他,那他的辅弼之臣是谁呢?

      《资治通鉴》在这里给我们做了一个交代。当初曹操担任魏国公的时候,他不信任宦官,不信任外戚,也不信任家里的兄弟子侄辈,他信任谁呢?信任秘书,这个秘书就是刘放、孙资,他的职位就是秘书郎。咱们今天讲领导的秘书就从这来的,当然秘书这个词早就有。

      为什么用秘书?第一,曹操的第一谋臣荀彧,是反对曹操称魏公的,为此荀彧郁郁而死,他觉得我辅佐你曹操,是辅佐汉室,你不能有野心,荀彧在这方面有点不通世故。第二个,司马懿不贴心,司马懿当初跟曹操的时候,他就对曹操看不上,装病不出,在曹操执政期间,司马懿出的主意不多。我们后面还会谈司马懿,后来曹操死了,司马懿能辅政,就是因为他在曹植跟曹丕争位的时候,是站在曹丕一边的。

      这辈老人不贴心,曹家的人又限制使用,那么刘放、孙资,就成了参与曹操决策的腹心幕僚。曹操死了以后,曹丕继位,他就把秘书改为中书,这个中书就是后世隋唐时代中书省的前身。刘放和孙资,一个任中书监,一个任中书令,专掌机密。什么叫机密呢?内廷决定的大事,外面发布给丞相,让他去执行,在执行之前,商量如何操作,这是机密。比如说重大官员的任命,重大军事行动,重大经济财政决策,这都是先与皇帝商量,各种方案商量好了,然后才去告诉宰相,才去实施,所以这个时候,中书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    可是这跟曹操那时候不一样,那是魏国公的秘书,是私人安排,现在是体制性安排,人家是一个国家制度里面的,中书监和中书令。

      影视剧中的魏明帝形象

      曹丕在位六年去世了,长子曹叡(204-239)继位,就是魏明帝。刘放、孙资,依然是内廷决策的关键人物。《资治通鉴》这么记载,帝亲览万机,数兴军旅,多次发兵打仗,腹心之任,皆委之于二人,每有大事,朝臣会议,常由他们来定其是非,择而行之。就是说,他们是曹叡的高参,重要的事情,都要听取他们的意见商量,由他们来决定。

      我们就发现,皇帝身边有两种辅臣。一种是将相大臣,陈群、司马懿、曹真等这些大臣。一种就是秘书班子,孙资、刘放,当时职务就是中书令,中书监。其实后来,就是变成了唯一有权的人了。外戚没权,宗室没有权,大臣不掌机密之权,掌机密就是皇帝身边的秘书班子。这种情况,在中国古代政治中是常见的,汉武帝以后尤其常见。

      对于这样一个权力结构,当时另外一个大臣叫蒋济,就上书皇上,提出自己的看法。他讲了一番道理:第一,大臣不能侵犯皇权,但是近臣也不能垄断信息来源,否则就障蔽你君王的判断力。第二,这些人你别忘了,他天天在你身边,他的聪明,正直未必超过大臣,他们的深谋远虑,未必超过大臣,但是他更善于谄媚逢迎,便辟取合,所以呢,他会影响你的决策。第三点,现在外面都说中书大权在握,即使他们谦恭谨慎,只要有这个名声在外,那重大决策,他们参与其间,那么就有人走他的门路。这样的话,你如果稍有不注意的话,臧否毁誉,他们就左右上下其手,功过赏罚,他们就随便的去操纵,正直的人不用,阿谀奉承的,反而夤缘而上,因为受到陛下信任,他就窃威弄权,所以需要你注意。你看,这些话都是直指刘放和孙资的。

      我把蒋济这话,拿到这来讲有两个用意,第一个是这个道理,在我们生活当中也有的。一个老板不用左右的副总,他却用家里的身边的司机呀秘书啊,甚至是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,保姆都会左右他。要么是用左右的体制内的左膀右臂,要么用他自己的私人。第二个要讲的目的是,这件事还真对曹魏的政治起了关键作用。

      尽管蒋济明确的表示,希望明帝能够采纳自己的意见,改变目前的过度依赖近臣的做法,但是明帝不听。

      蒋济说,他的意思并不是说,仁明之君可以什么事都自己管,必然要交付给一个大臣,如果不像周公旦那么忠诚,管夷吾那么公正,可能他弄机败官,但是,你找不到周公、管仲这种至公至忠之人,但品行可治理好一个州,智能可以当好一个官,忠诚事上的人还是多的是了,你何必就委计这么一两个人呢。

      《资治通鉴》上记载,明帝不听蒋济劝告。所以蒋济的希望,第一不要光依靠刘放、孙资,要广泛用各种各样的大臣。第二不要让我朝有这些小官吏在这专权,直指中书。所以这件事,已经告诉我们,刘放、孙资其实是在火上烤着的,皇帝在,他们权力在,皇帝不在他们就危险,可能就有生命的危险。

      专栏作者:张国刚,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,教育部“长江学者”特聘教授,曾为联邦德国洪堡学者,主要致力于中国古代史、中西文化关系史的研究。

      《张国刚品读<资治通鉴>》专栏简介:

      毛泽东云:中国有两部大书,一部是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另一部是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,都是有才气的人,在不得志的情况下撰写的。唯其有才,故能写出好书,值得阅读;唯其不得志,故能写出深刻的书,值得参悟。

      司马迁纵横恣肆,直抒胸臆。《货殖列传》,阅尽人间百态;《刺客列传》,沉郁凄美,荡气回肠。《史记》不虚美,不掩恶,尽显真精神。

      司马光厚德载物,忧国忧民。《资治通鉴》专取关国家兴衰、系生民休戚,力求警钟长鸣、读史明智,“善可为法,恶可为戒”,赤子之心淋漓尽致。

      如果说《史记》展现了道家的自由与洒脱,那么《通鉴》则体现了儒家的使命和责任。鉴于《资治通鉴》用294卷的篇幅,记载了战国之赵宋建立前1362年的历史(若加上倒叙则超过1400年),涵盖了“二十四史”中十九部正史的内容。其内容之深厚、史实之繁复,则是《史记》所不能比的。

      我们的读史,选择了《资治通鉴》。

      上起公元前403年,下迄公元959年,一千三百多年间华夏大地究竟发生过怎样波澜壮阔的历史?300多万字的《资治通鉴》,只是执政者“鉴于往事,有资于治道”的治国宝典吗?普通人如何从这部煌煌大著中进入中国历史的深处,领略中华文化的深沉智慧?应凤凰网国学频道邀请,历史学家、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、教育部“长江学者”特聘教授张国刚先生开辟《品读<资治通鉴>》专栏,为我们作详细解读。

      王夫之《读通鉴论》认为,读史之旨趣,可以自淑、可以诲人,可以知道而乐!这个“道”是什么呢?如何去达到这个“道”的境界呢?是司马迁的无拘无束,还是司马光的家国情怀,这则是可以任由读者诸君去选择的。

      来源:凤凰国学    责任编辑:玖玖
      在线评论
      国学网友说 0条评论
      用户昵称: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……
      最热评论
     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我要链接版权声明
      成都蒙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      Copyright 2017,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6034534号-1
      本站旨在弘扬传统文化,教子育人,所有内容均免费提供阅读,希望您学有所用。如您发现网站内容有错,请告知我们。
  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您不希望本站刊登,请通知我们删除,联系QQ:199009916;邮箱:admin@guoxuejiaoyuwang.com
      三分快三app

      <form id="4ykdr"><ruby id="4ykdr"></ruby></form>

      <button id="4ykdr"></button>
      1. 遂宁 | 义乌 | 姜堰 | 甘南 | 桐城 | 包头 | 宁德 | 安康 | 渭南 | 常德 | 忻州 | 商洛 | 玉溪 | 东营 | 云南昆明 | 钦州 | 保山 | 衡阳 | 淄博 | 宣城 | 昌都 | 惠东 | 乳山 | 和田 | 大理 | 中卫 | 伊犁 | 大连 | 通辽 | 攀枝花 | 牡丹江 | 宁夏银川 | 吉安 | 张家口 | 淄博 | 鄢陵 | 雅安 | 中卫 | 防城港 | 甘肃兰州 | 绥化 | 安阳 | 柳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伊犁 | 常德 | 永新 | 六盘水 | 遂宁 | 日喀则 | 宝鸡 | 锦州 | 保山 | 河池 | 单县 | 七台河 | 周口 | 灌云 | 湖北武汉 | 云南昆明 | 海西 | 大兴安岭 | 张北 | 苍南 | 揭阳 | 西藏拉萨 | 荣成 | 苍南 | 怒江 | 金坛 | 黄山 | 高雄 | 青海西宁 | 上饶 | 台南 | 连云港 | 宣城 | 锡林郭勒 | 吐鲁番 | 馆陶 | 澳门澳门 | 单县 | 临夏 | 扬中 | 莒县 | 燕郊 | 楚雄 | 四平 | 甘肃兰州 | 三河 | 滁州 | 黄山 | 恩施 | 绍兴 | 宿州 | 宿州 | 海丰 | 信阳 | 灌云 | 亳州 | 萍乡 | 昭通 | 郴州 | 江西南昌 | 吕梁 | 西藏拉萨 | 贵港 | 新泰 | 台北 | 大庆 | 嘉兴 | 双鸭山 | 台湾台湾 | 吕梁 | 莱州 | 顺德 | 廊坊 | 四川成都 | 博罗 | 安岳 | 南平 | 清徐 | 龙口 | 海东 | 莆田 | 永康 | 天门 | 湖州 | 吴忠 | 醴陵 | 德清 | 珠海 | 佳木斯 | 佳木斯 | 桐乡 | 江西南昌 | 湘潭 | 三明 | 临沧 | 崇左 | 新乡 | 山东青岛 | 宣城 | 章丘 | 甘南 | 常州 | 柳州 | 大庆 | 海北 | 日照 | 甘肃兰州 | 迁安市 | 眉山 | 桐乡 | 林芝 | 慈溪 | 嘉善 | 厦门 | 迁安市 | 琼中 | 铁岭 | 香港香港 | 邢台 | 蓬莱 | 酒泉 | 安顺 | 佳木斯 | 曹县 | 潮州 | 阳泉 | 三亚 | 中卫 | 滨州 | 哈密 | 怀化 | 晋城 | 灵宝 | 邳州 | 漳州 | 株洲 | 黔西南 | 禹州 | 武夷山 | 本溪 | 白银 | 张掖 | 醴陵 | 邢台 | 湖北武汉 | 哈密 | 鹤岗 | 海东 | 正定 | 三明 | 广西南宁 | 临沧 | 张家界 | 天水 | 天门 | 自贡 | 梧州 | 陇南 | 邢台 | 红河 | 海安 | 任丘 | 昆山 | 运城 | 滁州 | 临夏 | 内江 | 广元 | 那曲 | 东阳 | 滨州 | 池州 | 邹城 | 迁安市 | 梧州 | 塔城 | 扬州 | 海宁 | 张掖 | 邹平 | 宁德 | 武夷山 | 鸡西 | 昆山 | 淮北 | 本溪 | 广西南宁 | 果洛 | 青海西宁 | 滁州 | 黔东南 | 伊犁 | 舟山 | 聊城 | 莒县 | 朝阳 | 果洛 | 和田 | 深圳 | 临海 | 咸阳 | 永新 | 桂林 | 黔东南 | 葫芦岛 | 防城港 | 宝应县 | 清徐 | 呼伦贝尔 | 三沙 | 五家渠 | 雄安新区 | 洛阳 | 吐鲁番 | 湘西 | 遂宁 | 石狮 | 嘉峪关 | 单县 | 遵义 | 溧阳 | 昆山 | 舟山 | 哈密 | 垦利 | 那曲 | 吐鲁番 | 毕节 | 临沂 | 澳门澳门 | 盘锦 | 吴忠 | 邹城 | 乌兰察布 | 铜陵 | 运城 | 朔州 | 澳门澳门 | 永新 | 乐山 | 博罗 | 广安 | 白银 | 张家界 | 邳州 | 菏泽 | 芜湖 | 松原 | 招远 | 克拉玛依 | 大丰 | 咸阳 | 台湾台湾 | 桓台 | 乌兰察布 | 宁波 | 铜仁 | 昌都 | 武夷山 | 抚顺 | 珠海 | 南平 | 乐山 | 灌云 | 荆州 | 安徽合肥 | 惠州 | 石河子 | 新沂 | 海拉尔 | 诸城 | 宜春 | 淮安 | 商洛 | 漳州 | 邹平 | 五指山 | 恩施 | 自贡 | 大丰 | 果洛 | 鹤壁 | 锡林郭勒 | 开封 | 荆门 | 镇江 | 漯河 | 株洲 | 滕州 | 保亭 | 玉树 | 芜湖 | 承德 | 云南昆明 | 抚州 | 钦州 | 齐齐哈尔 | 德阳 | 开封 | 赣州 | 宿迁 | 晋中 | 晋江 | 兴安盟 | 屯昌 | 来宾 | 黑龙江哈尔滨 | 乐平 | 临海 | 玉环 | 克拉玛依 | 淄博 | 扬州 | 毕节 | 龙口 | 仙桃 | 兴化 | 玉树 | 余姚 | 东方 | 玉树 | 大庆 | 辽源 | 延安 | 咸宁 | 楚雄 | 柳州 | 怀化 | 晋中 | 岳阳 | 鹰潭 | 晋江 | 海丰 | 娄底 | 嘉善 | 大丰 | 金华 | 临猗 | 淮北 | 广安 | 舟山 | 唐山 | 白银 | 锡林郭勒 | 宜都 | 商丘 | 阿里 | 蚌埠 | 吐鲁番 | 芜湖 | 鄂尔多斯 | 临沧 | 台北 | 建湖 | 偃师 | 江苏苏州 | 晋江 | 陇南 | 沛县 | 仁寿 | 南阳 | 保亭 | 临夏 | 防城港 | 许昌 | 锡林郭勒 | 江苏苏州 | 安吉 | 包头 | 浙江杭州 | 清徐 | 郴州 | 陕西西安 | 安岳 | 徐州 | 宜春 | 乌海 | 琼中 | 三沙 | 阿克苏 | 清徐 | 日喀则 | 琼中 | 博尔塔拉 | 玉环 | 江西南昌 | 建湖 | 宜昌 | 舟山 | 定州 | 芜湖 | 迪庆 | 金华 | 石嘴山 | 徐州 | 新泰 | 营口 | 湖南长沙 | 无锡 | 德清 | 大丰 | 南阳 | 石狮 | 香港香港 | 宿迁 | 阿克苏 | 淮北 | 郴州 | 宿州 | 图木舒克 | 丹阳 | 蚌埠 | 安阳 | 吐鲁番 | 嘉兴 | 玉树 | 汉中 | 丽水 | 肇庆 | 马鞍山 | 温岭 | 清远 | 海宁 | 通化 | 安顺 | 铜川 | 阿里 | 如皋 | 潜江 | 牡丹江 | 朔州 | 莱芜 | 驻马店 | 宜宾 | 五家渠 | 和县 | 如皋 | 嘉峪关 | 安徽合肥 | 黔东南 | 庆阳 | 唐山 | 白沙 | 南安 | 黄冈 | 武威 | 铜仁 | 葫芦岛 | 铜仁 | 阿拉尔 | 怀化 | 克孜勒苏 | 滕州 | 塔城 | 博尔塔拉 | 桐乡 | 洛阳 | 象山 | 梅州 | 台湾台湾 | 如东 | 宜春 | 乐平 | 那曲 | 惠州 | 桐城 | 新乡 | 攀枝花 | 宿迁 | 福建福州 | 三明 | 桐城 | 保山 | 长葛 | 中卫 | 温岭 | 塔城 | 广元 | 平潭 | 通辽 | 襄阳 | 牡丹江 | 灵宝 | 塔城 | 石狮 | 昭通 | 平顶山 | 呼伦贝尔 | 济南 | 潮州 | 咸阳 | 临汾 | 葫芦岛 | 五指山 | 秦皇岛 | 云南昆明 | 延安 | 宁德 | 营口 | 泰兴 | 遂宁 | 保定 | 天水 | 淮北 | 石嘴山 | 甘南 | 桐城 | 保山 | 佳木斯 | 项城 | 金昌 | 广饶 | 河北石家庄 | 徐州 | 公主岭 | 广安 | 黄冈 | 单县 | 武安 | 徐州 | 百色 | 榆林 | 韶关 | 黔西南 | 云南昆明 | 赵县 | 兴安盟 | 云浮 | 白沙 | 青州 | 新泰 | 阿拉尔 | 汉中 | 海东 | 黄冈 | 盘锦 | 锡林郭勒 | 天水 | 沧州 | 汕头 | 东阳 | 铜川 | 铜川 | 酒泉 | 邵阳 | 丽江 | 绍兴 | 泸州 | 广西南宁 | 果洛 | 温岭 | 克孜勒苏 | 长治 | 鸡西 | 芜湖 | 宜昌 | 海安 | 海北 | 云南昆明 | 永康 | 阳春 | 德宏 | 洛阳 | 乌海 | 邢台 | 吉林 | 南安 | 枣阳 | 湘西 | 迪庆 | 襄阳 | 宁波 | 巴彦淖尔市 | 酒泉 | 汉中 | 张掖 | 仁怀 | 保定 | 贵州贵阳 | 惠东 | 阳泉 | 大丰 | 萍乡 | 诸城 | 梅州 | 湖北武汉 | 象山 | 盘锦 | 山东青岛 | 瓦房店 | 神农架 | 武安 | 凉山 | 宁德 | 澄迈 | 承德 | 五指山 | 湖北武汉 | 公主岭 | 济南 | 黄冈 | 潜江 | 红河 | 绥化 | 绥化 | 绥化 | 佛山 | 苍南 | 怒江 | 济南 | 景德镇 | 邹城 | 泉州 | 承德 | 徐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衡阳 | 丽水 | 扬中 | 永康 | 佳木斯 | 诸暨 | 巴彦淖尔市 | 东海 | 昌吉 | 云南昆明 | 和县 | 库尔勒 | 锦州 | 台北 | 南充 | 资阳 | 连云港 | 贺州 | 鄢陵 | 招远 | 阿拉尔 | 泗洪 | 惠州 | 五指山 | 眉山 | 庄河 | 单县 | 甘孜 | 昭通 | 灌南 | 三门峡 | 广汉 | 楚雄 | 阿拉善盟 | 垦利 | 平潭 | 茂名 | 伊犁 | 张家界 | 大庆 | 许昌 | 神木 | 保定 | 昌都 | 临海 | 曹县 | 三亚 | 广饶 | 三亚 | 中卫 | 玉树 | 芜湖 | 宝应县 | 武夷山 | 雅安 | 莱州 | 宁德 | 开封 | 宝应县 | 苍南 | 海南海口 | 东营 | 安阳 | 五家渠 | 黔南 | 黔南 | 阜新 | 台山 | 贵港 | 长治 | 乐平 | 迪庆 | 徐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遵义 | 自贡 | 宜昌 | 丽江 | 林芝 | 七台河 | 中卫 | 屯昌 | 商洛 | 神农架 | 四平 | 瓦房店 | 朝阳 | 石嘴山 | 锦州 | 台湾台湾 | 浙江杭州 | 阜新 | 昆山 | 嘉峪关 | 锡林郭勒 | 江西南昌 | 安岳 | 临夏 | 泉州 | 吉林长春 | 威海 | 宁波 | 如皋 | 济南 | 桐城 | 昆山 | 榆林 | 江西南昌 | 咸阳 | 黔南 | 临猗 | 临汾 | 姜堰 | 乌海 | 武安 | 扬州 | 靖江 | 如皋 | 单县 | 自贡 | 庆阳 | 溧阳 | 黔南 | 荆州 | 燕郊 | 灌云 | 绵阳 | 屯昌 | 灌南 | 昌吉 | 溧阳 | 兴化 | 邳州 | 广安 | 基隆 | 商洛 | 伊犁 | 海东 | 铜川 | 淮安 | 固原 | 宝鸡 | 淮北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漯河 | 涿州 | 玉环 | 延安 | 驻马店 | 枣阳 | 通辽 | 黑河 | 瑞安 | 揭阳 | 沧州 | 新沂 | 萍乡 | 汕尾 | 上饶 | 宁波 | 无锡 | 荣成 | 金华 | 玉溪 | 武威 | 辽宁沈阳 | 衢州 | 单县 | 安吉 | 浙江杭州 | 贵州贵阳 | 邵阳 | 佳木斯 | 十堰 | 宁国 | 揭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内江 | 河池 | 温州 | 三明 | 七台河 | 永新 | 赣州 | 澳门澳门 | 黔南 | 金华 | 喀什 | 台北 | 江苏苏州 | 枣庄 | 广州 | 泸州 | 中山 | 如东 | 德清 | 本溪 | 昆山 | 通辽 | 白沙 | 临沧 | 营口 | 图木舒克 | 安康 | 南平 | 通辽 | 开封 | 安岳 | 鸡西 | 昭通 | 长葛 | 宿迁 | 泗阳 | 昌吉 | 温岭 | 诸暨 | 义乌 | 五家渠 | 定安 | 营口 | 孝感 | 昌吉 | 毕节 | 台州 | 伊犁 | 白沙 | 巴彦淖尔市 | 扬中 | 济源 | 日照 | 广汉 | 咸宁 | 淮北 | 三明 | 淮南 | 莱州 | 清远 | 衢州 | 邯郸 | 喀什 | 东海 | 曲靖 | 汉中 | 荣成 | 哈密 | 吐鲁番 | 日土 | 明港 | 莒县 | 珠海 | 广汉 | 秦皇岛 | 福建福州 | 景德镇 | 定西 | 泰州 | 江西南昌 | 南京 | 焦作 | 黄石 | 厦门 | 驻马店 | 日土 | 山南 | 衡水 | 安阳 | 宿迁 | 陵水 | 景德镇 | 台湾台湾 | 本溪 | 慈溪 | 新乡 | 崇左 | 迪庆 | 恩施 | 枣阳 | 铜陵 | 山西太原 | 嘉兴 | 衡阳 | 雅安 | 广州 | 长兴 | 神木 | 通辽 | 任丘 | 抚顺 | 五指山 | 宜宾 | 任丘 | 肇庆 | 青州 | 姜堰 | 阜新 | 延边 | 东阳 | 宝应县 | 保亭 | 迁安市 | 海西 | 大庆 | 恩施 | 德宏 | 香港香港 | 巴彦淖尔市 | 包头 | 广元 | 石狮 | 鹤壁 | 南充 | 唐山 | 鹤岗 | 洛阳 | 诸城 | 济源 | 海南 | 扬中 | 达州 | 六安 | 佳木斯 | 玉树 | 永康 | 聊城 | 三河 | 招远 | 临海 | 镇江 | 简阳 | 西双版纳 | 中卫 | 江西南昌 | 乌海 | 达州 | 克拉玛依 | 嘉善 | 大庆 | 石狮 | 和县 | 天水 | 武夷山 | 杞县 | 图木舒克 | 大同 | 吴忠 | 梅州 | 乐清 | 长葛 | 南阳 | 大庆 | 任丘 | 阜阳 | 萍乡 | 三亚 | 芜湖 | 义乌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泸州 | 菏泽 | 博罗 | 乐清 | 赣州 | 德宏 | 广汉 | 咸阳 | 瓦房店 | 陕西西安 | 赣州 | 防城港 | 绍兴 | 琼海 | 孝感 | 神木 | 温岭 | 衡阳 | 武安 | 莆田 | 灌南 | 昌都 | 荆门 | 扬州 | 屯昌 | 昌吉 | 阿拉尔 | 承德 | 阳春 | 德宏 | 启东 | 株洲 | 桓台 | 沭阳 | 商丘 | 库尔勒 | 莒县 | 永康 | 泸州 | 大理 | 文山 | 东莞 | 昭通 | 汉中 | 仁寿 | 张家口 | 巢湖 | 德清 | 东莞 | 邯郸 | 雅安 | 商丘 | 三沙 | 淄博 | 青州 | 瑞安 | 巴彦淖尔市 | 溧阳 | 桐乡 | 安阳 | 武威 | 改则 | 迁安市 |